話說那一陣子,我們很愛跑「人間」
每次人間的開始就是我跟陳小蕾
一到坐下就開始拿起電話
CALL*CALL*CALL
不過,花回來的時候就不一樣了
而且是完完全全的不一樣喔


這只是一部分的盛況而已。
當然...花回美國繼續努力了
「人間」也只剩我跟小蕾

不蠻大家說,我們兩個都是甲狀腺亢進的患者
所以情緒的起伏可以說是相當明顯,特別是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
撥了撥電話,就連最好約的阿秉都沒有辦法出席
兩個人就拿起了相機,沒想到...
你拍我、我拍你
我們兩個竟然玩到不亦樂乎啊.....



我只能說,現在想起來很白痴
當下怎麼可以那麼開心啊?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iamwei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